一个11年豆瓣小组组长对阿北的灵魂提问

作者:吴承玫 | 日期:2019-03-11

  近期豆瓣因为电影《流浪地球》评分被推到风口浪尖的时候,茜茜(化名)是有点懵的。有人说了,豆瓣这是因祸得福,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访问量,在App Store社交应用榜单里直接杀入Top20,排在了陌陌前面。也有人嗤之以鼻,说流量都是用口碑换来的,将来再有什么现象级的片子出来,外面人一准骂豆瓣恶臭。

  如果要让茜茜来说,她也答不上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在豆瓣“厮混”了11年、目前还是两个豆瓣小组组长的她,虽然见证了这个平台发展壮大的每一步,但这么被全网“口诛笔伐”还是第一次遇见。而在她眼里,陪伴了自己整个青春的豆瓣,尤其是豆瓣小组业务,“这11年来没落了,有一些组里全是控评和吵架,没人想看,电影点评也是另一个战场”。

  作为组长茜茜,她有一肚子问题想提给豆瓣CEO、人称“阿北”的创始人杨勃:怎么看粉丝控场恶意打分的问题?是否会有相关办法?社交功能为何十年如一日原地踏步?

  而作为用户,她只想问一声阿北:豆瓣未来将走向何方?而这,或许也是这个市场最想问豆瓣的问题。

  “老”问题

  电影《流浪地球》的这场风波,想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里也不用再做赘述。简单说来,就是网友爆料称有人在豆瓣上私信影评博主,要求对方将对《流浪地球》的好评改为一星,并表示可以支付一定费用。在此期间,这部春节档大火的电影在豆瓣的评分确实出现了明显下跌,再加之平台反应并不及时,直接导致对豆瓣电影评分制度不满的大量网友涌入各大应用商店给豆瓣App打出一星的差评。

  现场情形相当惨烈,豆瓣App在应用商店的评分迅速降至2分、3分。在其他如微博、知乎等平台上,相关话题也迅速登上热搜榜单。用饭圈的话来说,豆瓣“出圈”了,虽然姿势有点难看。

图片来源:知乎官网截图

图片来源:知乎官网截图

  2月12日,在强大的压力之下,豆瓣连发三条声明进行解释。而在给记者的回复中,豆瓣方面也表示,反刷分是豆瓣电影的日常工作,所有非正常评分都不会计入总分。“《流浪地球》并没有被大幅刷一星的情况。电影上映期间,随着评分人数不断增长,评分均有不同程度的变化,这是正常波动。春节档同期上映电影评分随人数增长也均有变化。”

  那么豆瓣电影评分是怎么来的?阿北本人在2015年的《豆瓣电影评分八问》一文里阐述过这个流程:“比方说一部电影有42万用户打分,我们的程序把这42万个一到五星换算成零到十分,加起来除以42万,就得到了豆瓣评分。每过若干分钟,程序会自动重跑一遍,把最新打分的人的意见包括进来。”

  不过只要翻看豆瓣电影评分的发展历程,会发现受到质疑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最近的一次大规模爆发是在2016年12月底,电影《摆渡人》零点场以后在豆瓣上被集中放出大量一星评分,一天之内评分出现大幅度变化,引发关注和热议。在这之后评分制度是否有变化?我们不得而知。

  或许也正因如此,一些网友并不接受豆瓣此次针对《流浪地球》评分的回应。知乎用户“到处挖坑蒋玉成”的看法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意见:“不管收钱是不是真的,改评之后赞数不清零,且点赞者没法撤销给出的赞,就可以证明豆瓣在产品层面故意放纵这种极其恶劣的水军行为,其产品逻辑存在重大缺陷。要么赞数清空,要么彻底不允许改评分,要么允许用户撤销点赞,都是可选的设计,结果豆瓣的PM(产品经理)非要标新立异搞这么一出,怪谁?”

  高的创服合伙人金叶宸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从产品层面看,评论机制的设计,同时要兼顾评论的真实性、准确性、可靠性,这都是从评论价值本身出发考虑的;其次,要从功能角度考虑便捷性、易验证性;此外,从公司业务角度,还要考虑数据增长、商业化等;这些角度都要综合考量,“目前豆瓣产品层面的问题不是简单的漏洞能够说清的”。

  “慢”豆瓣

  轰轰烈烈的“给豆瓣打一星”背后,是相当一部分人对于该平台反应速度的不满。“慢”,甚至略带点“丧”,似乎已经成为豆瓣的一种气质,写进了人们的刻板印象里。来感受一下豆瓣用户的自黑标语:“豆瓣,汇聚一亿无价值用户的丧气”、“来豆瓣,发现毫无价值的你”。


上一篇:虽历经坎坷但皇冠在线对法治矢志不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