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长城新春落成(新中国的“第一”·70年)

作者:蔡宛臻 | 日期:2019-03-11

 

  图①:长城站落成典礼。
  影像中国
  图②:中国南极长城站。
  影像中国

 

  编者按:34年前的2月20日, 当地时间10时整(北京时间22时),我国第一座南极科考站——长城站,举行落成典礼。

  长城站位于南极洲乔治王岛的菲尔德斯半岛南部地区。它的建成意味着中国成为能够开展完整南极活动的国家。长城站历经多次扩建,至今仍发挥着重要作用。而首次南极考察编队在长城站建站过程中所展现的精神风貌,被誉为南极精神,至今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科考队员。

  

  背景故事

  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编队从上海起航,“向阳红10”号、“J121”号船出征。首次队的首要目标,就是在南极洲建立我国第一个科学考察站,对南极洲和南大洋开展科学考察。

  作为我国首个南极考察站,长城站自建站以来经过多次扩建,现已初具规模。目前仍然是我国重要的南极考察站之一。长城站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其地理位置处于亚南极地区,从生态角度来看,生物多样性相对丰富。因此,在长城站进行生态研究和监测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是科学考察的理想场所。

  亲历者说

  讲述人:颜其德,长城站首任南极越冬考察队队长

  在冰天雪地的南极建科考站,第一个难关是抢建卸货码头。

  彼时我国国力有限,大船无法靠岸,只能靠小艇把几百吨的建站物资运到岸边,再转运到站。因此,必须要在岸边抢建一座供小艇停靠和汽车吊运物资的码头。由于时间紧、任务重,考察队指挥部决定组建一支20人的码头突击队, 3天内完成任务。

  12月的南极乔治王岛,气候恶劣多变,冰天雪地,寒风凛冽,队员们纵身跳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开工建设。据颜其德回忆,岸上设立了临时帐篷,准备了老酒、姜汤、棉大衣和热水袋等应急御寒措施。突击队员10分钟两班倒,在海水中抡锤、扶钎、打桩干活的10个人冻得顶不住了,就上岸进帐篷暖和一下,澳门新皇冠,另外10个人马上跳下水接替,一秒钟也不耽搁。

  “有位海军官兵,在水中被钢钎子划破了手,鲜血直流。我叫他回船休息,但他只是去帐篷里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下一班就又跳下水接着干。”经过突击队员们72小时的连续轮番作业,一座长约26米、宽约6米、深约3米的简易码头基本建成,为紧接着的卸货重任赢得了先机。

  建站施工同样让颜其德印象深刻。队员们睡在充气帐篷里,里面就是一个摆在冰雪荒原上的充气垫和睡袋。每天12点以后收工,因为极度疲劳,每个人都是一躺下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发现睡袋上一层雪,充气垫下一摊水。雪是帐篷密封不严刮进来的,水是人的热气融化冰雪造成的。

  “没有饭厅,大家就在帐篷外吃饭。饭一盛出来,两三口还没吃完,就立刻冻成了冰块。洗漱全部在冰冷的溪水里,不少人的脸、耳朵冻肿了,嘴唇裂了口,但没有一个人叫一声苦。”颜其德说,“气象班每天都在报告气象情况,只要天气稍一好转,考察队队长郭琨脸上也‘阴转晴’,立马招呼大家干活。”

  “当时流传着一句乐观而风趣的话:建站是什么都不缺,就缺睡觉和回头叫(觉)。”颜其德说,由于建站期间的超强负荷,队员们体力透支都十分劳累,一钻进帐篷倒头就睡。为了抓进度,每天只有4个小时睡觉时间。早上4点,郭琨便要挨个帐篷叫醒,可队员们仍不自觉地要“回头觉”一小会。而无奈的郭队还得“回头叫”一次!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却‘弹’了两次。”颜其德第一次落泪是在1985年2月20日长城站落成典礼的晚宴上,全体考察队员在万里之遥与祖国人民共度新春。本来年初一是开心的日子,可建站队的54人却痛哭一场。颜其德说:“因为我们觉得终于没有辜负祖国人民的信任,一下子释放了内心的巨大压力,那种心情比拿了奥运冠军还激动,就想在亲人面前痛哭一场。”“我已记不清有多少队友走过来与我碰杯、拥抱、握手、祝福。就在晚宴上,上级正式宣布了组建中国首次南极越冬考察队,任命我为长城站首次越冬考察队队长。”

  颜其德第二次落泪发生在首次越冬考察期间。8名首冬科考队员在颜其德的带领下,要在新建成的长城站度过第一个严酷的南极极夜冬天,实现“当年建站,当年越冬”的壮举。这期间,他们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艰辛、孤寂和危险。就在7月15日至22日,他们遭遇了一次严重的暴风雪袭击。此次暴风雪刮坏了抗风能力为60米/秒的风速风向仪,吹塌了钢架棉帐篷,发电机房被暴风雪掩埋,冻坏了上下水管道,房门也被牢牢冻住,整个考察站的房屋在剧烈颤抖,几名队员就在远离祖国和亲人的南极极夜环境里互相鼓励,死死坚守,“我在站在”!当暴风雪终于过去,他们辗转收到了祖国亲人的慰问电,那一瞬间,大家痛哭一场,百感交集。


上一篇:何洁招认叁胎产女刁磊是孩儿子父亲亲前丈夫赫

下一篇:获得原始探测数据是取得皇冠娱乐月球地理实体命名权的基本条件